資訊>正文

生態變好 虎豹歸來(追夢)

2018-10-04 07:30 | 人民網-人民日報

琿春林區拍攝到的東北豹。

郎建民和同事正監測東北虎走向。

郎建民和同事在監測點查看紅外相機。

資料圖片

老爺嶺頂峰風光。

人民視覺

編者按:據相關部門調查監測顯示,吉林省野生東北虎、東北豹數量已由1998年的4—6只和3—5只分別增加到27只和42只以上,包括多個東北虎家庭和東北豹家庭。隨著我國生態保護力度的加大,虎嘯山林、豹走青川的景象悄然再現。莽莽東北林海正成為野生動物的家園,也留下了山林守護者們奮力跋涉的足跡。近日,記者走進琿春自然保護區,聽守護者講述他們與虎豹間驚心動魄又感人至深的故事。

7只,9只,11只……虎豹就這樣一點點多起來。從吉林省琿春自然保護區籌建至今,管理局科研中心主任郎建民干了18年,見證了保護區生態恢復,虎豹歸來。

2017年8月,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正式掛牌,隨后吉林片區6個區域管理局也掛牌設立,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體制正式建立并開始運行。

國家對虎豹保護的力度持續加大,一線虎豹守護者見證了哪些變化呢?

“你是老虎親爹,咋能吃你”

“那種悲痛一直在心里,催促我為這些生命做點啥。”保護區剛成立,郎建民就被派去陪護一只受傷的老虎,不幸的是7天后眼睜睜看著老虎死去。當時對老虎保護一無所知的郎建民內心被深深刺痛。“那家伙真漂亮,卻被獵套弄傷而死。”

保護區剛成立時,大家連山上有幾只老虎都不清楚。郎建民開始參與野外調查,摸清家底。“那時沒有紅外相機等設備。老虎也少,巡遍山里也不見老虎腳印。”

如今,郎建民成了保護區最老的前輩、虎豹研究的專家。保護區的老虎也多了起來。森林植被迅速恢復,梅花鹿、野豬、狍子等越來越多,老虎“聞著味”就來了。

“這是進了虎窩嗎?”去年冬天,郎建民和同事跟蹤一只雄虎,起初跟的是一趟直線腳印,隨后發現腳印變亂,“大大小小,新舊不一,還有打滾的痕跡。”再往前,一串東北虎剛剛走過的足跡,橫向切斷了他們跟蹤的路徑。“這是在警告咱們,不能往前了。”郎建民根據經驗判斷告訴大家。果然,折返沒200米,他們就發現一只雌虎帶著3只幼虎活動的足跡,不遠處還有另外一只雌虎折回踱步的腳印。

曾和老虎相距幾米對視,也曾同時發現6只老虎的足跡。每次虎口逃生,郎建民既怕又喜。“老虎咋不把你吃了呢?”“你是老虎親爹,咋能吃你?”“這么多年,跑遍了琿春林區有虎豹的山溝,這些虎豹熟悉郎爺的味道勝過野豬和狍子。”同事們調侃起郎建民,總是止不住嘴。

“同來同回,同生共死”

“停,建民,別動。”巡山途中,高大斌喊住前行的郎建民,隨后拿著手中的樹棍,往雪地里戳一下,往前走一步。

“砰”,隨著一聲刺耳的聲響,雪從地面彈起又落下,半米大的鐵夾子,已經牢牢夾住木棍。“這要是腿,就廢里面了。”郎建民驚出一身汗。

野生資源保護處的高大斌也是巡山的一把好手。“發現附近兩棵不大的樹有被放倒的痕跡。”高大斌說,在山里,絲毫不能放松警覺,被放倒的樹要么是人為,要么是熊,都暗藏危險。

“到了山里,大家就是以命相托的兄弟。”18年來,郎建民深有感觸。

在做有蹄類大樣方調查中,郎建民和比他小7歲的李勇一組進行測量,郎建民一定要給新同志“打個樣”。“選定有蹄類動物頻繁出沒的區域,5個隊平行直走5公里,進行觀測記錄,左右偏差不能超出100米。”郎建民說,遇水過水,遇崖攀巖。這次郎建民和李勇遇上了有90米高的山崖,接近垂直。

“上不上?”“上。”只簡短詢問,郎建民就動身攀巖。緊隨郎建民的李勇卻發現情況不妙。郎建民右腳踩在小樹干上,左腳懸空,左手要夠前方的樹干,卻差了一掌的距離,全身的重量壓在右腿上,已經開始發抖。話都沒顧上說,李勇在后面玩命似地“躥”上來,生生把郎建民拽了上去。

“你咋比那老虎還虎。”爬上山崖,郎建民卻火了。“我有選擇嗎?同來同回,同生共死!”李勇不容分說地懟了回去。郎建民沉默了。事后回憶起,他淡然地說:“每次脫險,都想著下次再也不干了,真保不齊哪天出事。可是每次都管不住自己。”

“保護老虎的人更重要”

今年4月份在山里換相機時,郎建民讓徒弟高宇停下腳步仔細聽。

“師傅,是啥?”“沒事,野豬。”郎建民故作鎮靜地說。他擰開噴火桶的蓋子,把拉環套在手指上,靜靜觀察一會,又帶著高宇走出200多米后才把噴火桶擰好。

“師傅,究竟是啥?”高宇沉不住氣,打破沉默問道。

“老虎。”“啊,那您咋不早說。”“我一說,你撒腿跑,刺激了老虎攻擊欲。我咋辦?”郎建民吼了一聲。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在郎建民看來,巡山護虎搞研究,有理論知識、科研能力,更得有跑山的經驗和隊員間默契的配合。

看虎豹腳印辨別公母和足印留下的時間;識別氣味,判斷虎豹在山里行動路線;查看周邊環境,判斷獵套和獵夾隱藏的位置……郎建民和巡護的同事們跟專家和老獵人學,向書本里鉆,在山里一步步琢磨。

“260臺相機,130個點位,拍虎豹65%成功率。”在內行人看來,郎建民是尋找虎豹的“神算子”。

“51歲了。”郎建民一聲嘆息,談起身邊的老伙計,遲慶偉滑膜炎,高大斌腿上肌肉拉傷,薛延剛腰椎間盤突出……跑山,越來越跑不動了。

冬天巡山,在沒膝蓋的雪地里跋涉,為紅外相機換電池、儲存卡,跟蹤可疑腳印滿山找獵戶,跟蹤虎豹蹤跡,收集糞便檢測健康狀況……在山里,郎建民和老伙計們一走就是一整天,身上帶的礦泉水都變成了冰坨,在石頭上敲打后,把碎冰含在嘴里“喝水”。

“苦和累都不算啥,關鍵是看對這片山林有沒有感情。”郎建民說。

“如今虎豹保護的成果,是一代人辛苦走出來的事業。未來還需要幾代人努力走下去。”郎建民深有感觸,“保護老虎重要,保護老虎的人,才更重要。”

郎建民對徒弟“夸下海口”,“我10多年跑山的經驗,3年教給你們,你們不超過我,就是我當師傅的失敗。”

小貼士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位于吉林、黑龍江兩省交界的老爺嶺南部區域,總面積1.46萬平方公里,其中吉林省片區占71%,黑龍江片區占29%。該園區是我國東北虎豹種類數量最多、活動最頻繁、最重要的定居和繁育區域。

《 人民日報 》( 2018年10月04日 07 版)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8610-87869823

支持

0
文章關鍵詞:
責任編輯:常青
极速一分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世界四大赌城分别是 二分时时彩是不是真的 七乐彩靠谱吗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2012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2011093 天津11选5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体彩网大乐透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号码查询 长沙配资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