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正文

環保整治中環境部都出了哪些實招真招?

2018-08-20 08:42 | 南方網 | 瀏覽量0



生態環境部掛牌近半年來,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實施,開展藍天保衛戰、黑臭水體治理、水源地環境保護等專項督查,采取約談、強化環境信息公開與排名等方式,倒逼環保責任落實,各種實招、真招頻出,推動我國污染防治、生態環境監管切實向縱深發展。

因6個國控空氣自動監測站一年內被干擾近百次,山西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兩年內再度被約談!今年8月,針對環境空氣自動監測數據造假問題,生態環境部聯合山西省政府對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而在早前的4月,山西省已抓獲16名犯罪嫌疑人,并依法移送起訴。

今年4月16日,生態環境部正式掛牌。記者梳理發現,生態環境部掛牌近半年來,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實施,開展藍天保衛戰、黑臭水體治理、水源地環境保護等專項督查,采取約談、強化環境信息公開與排名等方式,倒逼環保責任落實,各種實招、真招頻出,推動我國污染防治、生態環境監管切實向縱深發展。

實招一?

中央環保督察及“回頭看”

31省份全覆蓋,今年又殺“回馬槍”

“趕緊把管事的叫來,誰說的清楚叫誰來。”督察組帶隊負責人的話讓廠方負責人一陣緊張。這一幕發生在6月19日,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到寧夏靈武再生資源循環經濟示范區進行“回頭看”。在2016年的督察中,督察組要求寧夏解決靈武再生資源循環經濟示范區侵占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問題。最終,督察組發現侵占問題依然如故,銀川市委做出決定將靈武市分管副市長撤職。

這場環保督察風暴從2015年年底開始刮起,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中央環保督察組用不到兩年的時間,對全國31個省(區、市)存在的環境問題進行了一次全覆蓋式的督察,一批長期難以解決的問題得以解決。

但風暴并未就此停止,首次督察已過去一年,各地的整改效果如何?今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又殺了個“回馬槍”。

5月30日至6月7日,第一批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啟動“回頭看”,6個督察組陸續進駐河北、內蒙古、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東、廣西、云南、寧夏等10省(區)。進駐期間,督察組再度發現問題。如6月5日,接到江蘇群眾舉報:中國精細化(泰興)開發園區在長江岸邊填埋化工廢料,并覆土掩飾,而這一問題早在去年第一輪督察就予以交辦,但仍未解決,強令地方政府處理。

截至7月7日,督察組交辦的群眾舉報生態環境問題,地方已辦結28076件。其中,責令整改22561家;立案處罰5709家,罰款5億1062萬元;立案偵查405件,行政和刑事拘留464人;約談2819人,問責4305人。

進駐督察、“回頭看”,生態環境部這套組合硬招刮起的環保風暴,又進一步推動了各級環保督察向縱深發展。如6月11日,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隨機抽查廣東清遠市海仔大排坑治理時,現場發現水體發黑發臭,反映治理存在“假裝治污”“表面治污”等情況。對此,廣東迅速在全省范圍內查處了一批生態環保領域慢作為、不作為、亂作為等失職失責問題。到7月1日,廣東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對中央環保督察組交辦的案件進行問責,涉及失職失責黨員干部342人,其中因在黑臭水體整治工作中不認真履行職責,清遠市有23人被查處、5名廳級干部被問責。

中央環保督察的經驗也給了地方啟發。廣東在去年對汕頭、揭陽、肇慶、云浮4市開展省級環保督察后,今年內計劃完成對其他地市的省級環保督察。

生態環境部表示,為防止環保整改出現“一陣風”的現象,破解外界對督察工作的擔憂和質疑,將從2019年開始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并將有關部門和國企納入督察范圍統籌安排;同時針對污染防治攻堅戰一些關鍵領域,開展機動式、點穴式專項督察。

實招二?

啟動專項督查行動

對問題實施“拉條掛賬,逐個銷號”管理

“清廢行動開始后,已對26家違法企業和7名個人,實施高限處罰,并采取查封扣押、停產整治、移送拘留等多種手段予以嚴厲打擊。”生態環境部在7月25日新聞發布會上如是回答記者提問。

對于與民生緊密關聯的環境問題,生態環境部直接啟動了更加嚴厲的專項督查行動,這些行動被稱為“7+4”專項攻堅執法行動,包括打贏藍天保衛戰、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水源地保護、“綠盾”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等。

其中,2018—2019年藍天保衛戰重點區域強化督查自今年6月11日啟動。兩個月來,生態環境部幾乎每天都公開通報督查發現的問題。該督查行動在京津冀及周邊區域共檢查企業(點位)14.06萬個,發現8093個涉氣環境問題。

飲用水水源保護行動緊密開展。5月20日,生態環保部組織開展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第一輪督查,從全國抽調執法骨干力量273個組,對所有涉及到的212個地級市及1069個縣,1586個水源地的環境問題進行督查。

與此同時,黑臭水體整治工作也正在開展。專項督查從今年5月開始,以長江經濟帶為重點,對除西藏以外30個省區市的70個城市的黑臭水體整治開展了現場督查。據生態環境部介紹,督查組對各地上報已完成整治的993個黑臭水體開展了現場核查,確認評估已完成整治919個,占92.5%,但還發現未列入清單的黑臭水體274個。

“下一步,生態環境部將印發通報函,將督查發現的問題清單移交地方政府,要求限期整改并向社會公開,實行‘拉條掛賬,逐個銷號’方式管理。”生態環境部水環境管理司司長張波表示,之后還將對交辦地方的問題整改情況進行核查,并根據核查情況開展約談和專項督查。

實招三?

約談地方政府負責人

近五年約談數量呈上升趨勢

今年5月,生態環境部正式掛牌剛滿一個月,就分兩次集中約談了山西晉城,河北邯鄲,山西陽泉,廣東廣州、江門、東莞,江蘇連云港、鹽城等10個地市政府主要負責人。數量之多、約談之密,前所未有。

2014年,原環境保護部出臺的《環境保護部約談暫行辦法》明確規定,約談是環境保護部約見未履行環境保護職責或履行職責不到位的地方政府及相關部門有關負責人。2014年約談6個地方政府,2015年為18個,到2017年增長到23個。

6月4日,生態環境部集中約談重慶市石柱、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和江西省宜春3市(縣)黨委或政府主要負責人,要求認真對待中央環保督察整改任務,嚴禁表面整改、敷衍應對、得過且過;第一批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督察組進駐期間,共計與140名領導干部進行個別談話,走訪問詢省級有關部門和單位101個;截至7月25日督察組進駐上海期間,與121名領導干部進行個別談話;8月1日對北京通州區、河北曲陽縣、河北趙縣、山西晉城城區、河南輝縣市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8月6日就監測數據造假問題約談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

此前有媒體統計發現,從公開的約談名單來看,90%以上的城市沒有被第二次約談,這也從側面反映了約談的效果。

實招四?

公布排名與聯合懲戒結合

強化信息公開,發揮社會監督力量

“高手在民間,希望人人都成環境問題監督者。”在2018年“六五環境日”活動中,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在主旨發言時再度強調,要強化信息公開和宣傳報道,充分利用好社會監督力量。

7月22日,生態環境部發布了2018年6月和上半年(1—6月)空氣質量狀況排名,在原有74個重點城市基礎上,將排名城市范圍擴大至169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包括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地區、汾渭平原、成渝地區、長江中游、珠三角等重點區域以及省會城市和計劃單列市,并從7月起,每月公布環境空氣質量、改善幅度最差和最好的20個城市名單。

“擴大排名范圍是為了解決一些污染較重區域和城市未納入排名等問題。”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表示,擴大排名能實現重點區域和城市的全覆蓋。

此外,水污染治理也進入排行榜模式。2017年中旬,原環境保護部印發《城市地表水環境質量排名技術規定(試行)》指出,將對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水環境質量、變化情況每年進行4次排名,即第一季度、上半年、1—9月及全年,分別于4月、7月、10月及次年1月公布地表水環境質量較好、較差的10個城市及水質改善、惡化程度相對較大的10個城市名單。

排行榜帶來的治理壓力倒逼地方強化監督,如河北省廊坊市7月發布今年上半年全市90個鄉鎮空氣質量情況報告,將治理大氣污染工作壓力有效傳導到基層一線。廣東也從下半年開始每月公布各市水質和變化程度排名。

與此同時,采取聯合懲戒的措施治污。今年4月,媒體曝光山西省臨汾市三維集團偷排廢渣廢水,生態環境部聯合山西省人民政府進行掛牌督辦,并將三維集團環境違法信息通報證監會。山西證監局趕赴現場核實情況,并對山西三維集團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事項立案調查,隨著曝光、通報帶來的壓力,該企業股價應聲下跌。

“從目前看,多部門對環境違法企業實施聯合懲戒是非常有效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竺效認為,生態環境部將企業環境守法評估的結果通過備忘錄等機制同步披露給銀行、證監會、保險公司等,甚至與稅務、海關、土地審批等部門的審批和執法檢查進行掛鉤,形成更強有力的執法環境。

■專家視點

未來或將有更多國家層面強力治理行動

我國環境保護法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對本行政區域的環境質量負責;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根據環境保護目標和治理任務,采取有效措施,改善環境質量。

在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所長王燦發看來,以前的執法更多是針對環境污染企業,但對政府層面的推動不足。生態環境部成立以來,通過密集的督察、督查、約談等行動,促使地方政府落實環保責任。

廣東省社科院環境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吳大磊則認為,當下生態環境部密集、嚴厲的行動,一方面是為了鞏固此前幾年的環境治理成果,另一方面也是給地方政府明確的政策信號,中央不會因為經濟新常態壓力而放松對環境問題的重視。這段時間的行動也展現了環保理念的轉變:從原來的“督企”到“督政”“督企”兩手抓。

“來自國家層面的強力治理能夠迫使地方政府、企業轉變對環境的觀念,能夠在短時間內取得顯著的效果。”中山大學法學院教授、廣州市人大代表李摯萍表示。

專家們表示,環境治理手段主要有命令控制型、市場刺激型和社會參與型,自上而下命令控制型手段在環境治理初期效率很高,能很快見成效。未來不排除這方面的行動還會更多,同時還需要激活其他兩種手段“三管齊下”。

王燦發建議,可以建立完善考核機制,制定生態環境保護考核和追責的辦法和標準,未達到環保目標就要追責。通過將環境保護作為政績考核的組成部分,建立常態化機制。吳大磊則表示,可以設計引入相應的市場規則,帶動市場主體參與到環境治理中,通過如排污權、碳排放權交易、環保稅等,引導市場將資源配置到效率更高的行業。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8610-87869823

支持

0
責任編輯:范登科
极速一分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精选 025期排列3试机号 排列三必中计算公式 中青宝股票行情-和讯网 江苏快三是国家允许吗 广西快三遗漏数据 喜乐彩票app下载 时时彩北京pk走势图 股票涨跌的原理计算 广西快3最大遗漏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 金7乐走势图 时时彩最快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河南快3走势图_快3开奖走势图 河北福彩快三